博客首页  |  [杨小阳]首页 
博客分类  >  其它
杨小阳  >  小说
本拉登中国服刑记(转载)

22699

本拉登中国服刑记(看中国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会飞的猪  

一、

正是红朝和谐9年的秋天,大洋彼岸的美国,传来了震惊世界的消息。——基地组织头号恐怖分子本拉登在阿富汗山洞里被美军活捉。正在别墅里养神的中共前总书记江宰民得知此消息,顿时狼容失色。——要是拉登向美国人招供出他宰民君向基地组织提供武器的事情来……想到此处,宰民的头上冷汗直冒。

“不行!得赶紧有个对策。”想到此,他立即找来中共前外交部长李肇星。在宰民一番交待之后,李前外长即赴美斡旋。李前外长向老美公开交涉,要求老美把拉登移交给中共国审判。那么,要求老美移交拉登的理由是什么呢?——美国有虐囚事件的先例,人权状况不佳。而中国从未有虐囚事件见诸报端,足以证明中国的人权状况远超老美。这李前外长果然厉害,质问美国虐囚,并由此引申出对美国人权状况的批评。

然后李前外长又问美国外长,你挨过饿吗?你没挨过饿,怎么能知道什么叫人权?可怜美外长被气到吐血,昏迷不醒,万般无奈的美国人只有把拉登交给了肇星带回人权最好时期的中共国。可怜的美国外长昏迷了半个月,醒来后感觉不对呀!凭白无故的挨饿,那不正是因为没有人权才造成的吗?可事已晚矣,拉登早已被肇星带到了中国,美国人也只有自认晦气。

拉登在当晚随肇星飞赴中国,一下飞机,就受了五毛党和愤愤们的热烈欢迎。拉登的境遇一日数变,真宛如从地狱回到天堂,一时间竟恍如梦里。

话说宰民君当晚即会见拉登,并把中共现任总书记小胡也一并拉上。会见中,宰民君慷慨陈词:“拉登同志的恐怖主义,虽不及我们中国共产党的国家恐怖主义影响大,持续久,但也足以使自由社会胆寒。以拉登君之能力,做我裆中央的接班人也无不可。况且,我选的接班人,你小胡看不中。你小胡选定的接班人,我老江看不中。这样拖下去也不是办法,不如我们折中,培养拉登做你的接班人。而且,他既不属于我的江派,也不属于你的团派,他在中间力求平衡,也有利于我们对中国愚民的统治,我们有那时间‘闷声发大财’,多捞点钱,比两派互相争斗不是要好的多吗?小胡,你看我的办法如何?”

胡在心中暗想,这要做个缓兵之计倒也不错,正好借此麻痹对手,打击政敌。但胡转念一想,又来了顾虑,“你说的倒是可行。只是,我们把拉登弄来,说是在中国审判的,现在把他弄成副主席,那美国人和国际社会能同意吗?”肇星却在一旁笑容满面的接道。“只管放手去做,我自有妙计对付国际社会的舆论和压力。”胡看了看肇星,“你真有把握?”肇星笑曰:“小菜一碟。”胡点头道:“好,那事不宜迟,今晚就做。”

话说当晚,中共即任命拉登为国家副主席,并召开新闻发布会,向全世界公布了这个消息。此消息一出,真乃石破天惊。立即在世界范围内,引起轩然大波。伊朗、越南、朝鲜等国发来贺电。其余以老美为首的100多个国家纷纷表示谴责,并宣称要制裁中共国。联合国也对此事表示非常遗憾和密切关注。

正在此紧要关头,肇星在新闻发布会上亮相。面对西方媒体记者的质疑,肇星回应道:“此乃中国内政!严厉谴责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粗暴干涉中国内政。”

这招多厉害,不管什么玩艺儿,哪怕他们在本国屠杀老百姓,只要他高兴,宣布什么是他们家内政,那什么就成了他们家内政。只要和内政一扯上关系,您就免开那批评的尊口。您说,任是谁碰上了这样的党派,也只有自认倒霉的份。总之一句话,世界各国都没词了。

拉登这个高兴啊,对宰民大哥那真是感激涕零。你想啊,这早晨还是阶下囚呢,一转眼的工夫,就成中共国的副皇帝了,您说拉登这心里得有多美吧!拉登兴奋的不行,晚上一夜都没睡好。
接下来一个多月的时间,每天都是宴会,庆祝,拉登每天的任务就是吃,拉,睡,搞的拉登吃喝的都烦了。

这天早晨起来,拉登想,我当上副主席了,可是他们不给我安排实事做,那我总不能跟那些占着茅坑不拉屎的官员学,我得干点事啊。我看啊,我先学老温,下去做个亲民秀,捞点政绩名声吧?可是跟老温一样大张旗鼓的下去,那不成,那就让人给看穿了。干脆呀,我下去微服私访去,回来再让那些报纸电视一宣传……拉登越想越美,于是让他的保镖——那个从阿富汗时就一直跟着他混的保镖帮他找一身破衣服,然后带着他的保镖私访去了。

这一天,拉登和他的保镖来到了河北某县城。正赶上在县政府门口,有一帮老百姓上访,保安和警察正在抓打老百姓。拉登在阿富汗那地方,就没见过这个,一瞧这多新鲜哪,就凑过去看热闹,想瞧瞧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一过去瞧热闹不要紧,那帮警察一看,这边又来一个穿破衣服的,一定也是来上访的,赶紧冲过来就抓!拉登的保镖一看,怎么着,想抓我们老大?那能行吗?于是他就动开了手。这保镖还真有两下子,当下就打倒了两个保安,后边的警察和保安一看,这个硬打咱们不是对手。小样,这样我们就治不了你,我们还怎么混?于是这些警察就施放了催泪弹。这保镖见势不妙,丢下拉登,自己一个人脚底抹油——溜了。众警察和保安一见,就剩拉登一个了,顿时一拥而上,那真如鹰拿燕雀一般。就这样,拉登就稀里糊涂的被警察和保安当成上访者给抓起来,关进了访民收容所。

收容所里,拉登不服,大呼,“放了我,我是下来微服私访的拉副主席”。警察一听,差点没笑喷了。“我TM还是萨达姆总统呢!你当我们是猪头啊?拉副主席那么大的干部,能跑到我们这个小县城来?就算来了,那也得戒严,卫队车队的跟随着。还能整一身要饭的衣服来上访?你TMD做个整容手术,就想凭此蒙混过关跑去上访。还敢用这套来忽悠我们?你不光污辱我们的人格,还污辱我们的智商!兄弟们,这小子太不老实,过来给他舒舒皮子。”

几个保安过来就是一顿拳打脚踢。打完了,喘口气,还觉得不过瘾,又换上电棍把拉登狠揍了一顿,把个堂堂的拉副主席揍的是奄奄一息。这时候,一个警察凑过来,笑问道:“你不是说你是拉副主席吗?我看你现在这德行,倒像是萨达姆。要不再给这小子整点辣椒水,一会再让他坐坐老虎凳?”拉登一听这话,简直是魂飞胆裂啊!

旁边一个保安也在那笑,“老大,你和他废什么话啊,我现在就把他揍成萨达姆。让丫的不老实!”这保安说完,过来给拉登又是一顿暴揍,一边打一边说,“我揍死你丫的,你怎么不说你是萨达姆?”可怜拉登从出生也没挨过这样的打,直被打的满地翻滚。最后,拉登实在受不了,“大哥,求求你别打了,我就是萨达姆……”

暂且不表拉登被抓后受虐之事,单说拉登的保镖,知道这下祸事来了,一路狂奔逃回中南海向领导汇报。中南海这些领导一听,也是大惊失色,拉副主席出事了?这还得了!赶紧四处派人寻找拉副主席的下落。找了好几天,终于在访民收容所里找到了奄奄一息的拉登,并把他抬了回来。

这下当地的书记,县长,公安局长都蒙了。你说拉副主席在这里被收容了,还差点没给揍死,这还得了?面对上边的压力,当地官员紧急开会,经过一夜商讨之后,得出了一个救命的结论,“不干我们的事,都是临时工干的!”

(未完待续)

二、

经过这次收容事件之后,拉登心有余悸,感觉中共国咋就这么危险呢?于是,再不敢想着下去私访了。可是拉登心里就开始琢磨了,共产党不是号称这是中国人权最好时期吗?不是号称和谐社会吗?我怎么就想不明白,这有人权的社会怎么比美国那没人权的社会看起来要差很多呢?911我把美国大楼都给撞了,这次我被老美给抓了,老美也都是一切依照法律程序办事,没这样折磨过我啊。带着满腹的疑惑和不解,拉登找到了老江和小胡,向他俩讨教答案。

小胡听后,哈哈大笑。“我说拉登啊,你知道什么叫和谐,什么叫做‘被和谐’吗?对同一件事情,你有异样的声音,我就往死里打你,打到你再不敢出声。当这个时候,社会上只有说我们共产党好的一种声音,那它自然不就和谐了吗?就像你在收容所里,被揍的急了,大叫‘我就是萨达姆……’,那就叫做和谐。不和谐我也得让你和谐。再说,人权最好时期,那监狱里的犯人死了,他是躲猫猫死的,还有用一元钱纸币开手铐,然后用鞋带上吊自杀死的,还有猝死的等等许许多多。当然,我们伟光正的党派,会让人民有各种各样丰富的死法。这绝对跟美国不一样。不会像美国人一样承认是虐囚,更不会承认是虐杀而死的,我们从政府到媒体,都说那是自杀。有了事,我们就遮了掩了盖了,能找借口混过去就混过去。你说,这样的社会,人权不就是最好时期了吗?”

拉登恍然大悟:“原来,俺们党的政策就是忽悠,好事都是我们的,坏事死不认帐,或是找两个替罪羊就行了啊!”老江在一旁十分满意,点头道:“孺子可教也。”拉登不悦道:“我拉登虽然以前是个恐怖分子,但至少敢做敢当。我撞了美国的大楼,我就向全世界承认那是我干的。我拉登把坏事都干在明处,就是做坏人也要做个光明正大的坏人。你们干了坏事连帐都不敢认,就是连我拉登都不如。”(后来这话不知被谁传了出去,再批评某人干坏事不认帐的时候,就会说他,连拉登都不如。)

胡和江对视一下之后,不禁都心中大怒:“竟然敢批评我们共产党,说我们连拉登都不如。这还得了?”当下话不投机,胡和江就让人送拉登回去休息。

拉登走后,江和胡俩人又商量起来。胡说:“总让这家伙这样闲着没事做,他早晚要给咱们捅点篓子出来。我看干脆啊,咱俩给他找点儿事让他先管着?”江也表示同意胡的这个看法:“可是咱们让他管点啥呢?”胡想了想说,“干脆啊,咱让他管外交去吧。那玩艺儿又比较重要,又没啥太大实权,不至于带着军队造反什么之类的。咱也不用太防着他。”江点头赞同了。

这样,从第二天开始,拉副主席就接管了外交部。这拉登接管了外交部,有了实权,有了事情做,那自然是喜出望外。可他没想到,这个职位给他带来的几乎是杀身大祸。

话说这一天,外交部召开中外记者招待会,拉登也来参加。

席间,一位外国记者提问,大意是你们China国的三聚氰胺奶粉吃死吃残那么多孩子,而我听说,你们的政府和警察还不准那些孩子的父母上访告状,能解释一下原因吗?

按照惯例呢,是外交部发言人回答问题。可拉登在一边坐着,觉得我今天终于有出头之日了。过去在阿富汗我都不敢接受记者采访,生怕被老美给抓住。今天我拉某终于混成了中共国的副皇帝,我怎么也得出出风头。也让我家乡的父老乡亲在电视那边瞧着,瞧我拉登也混出个样来了!

要不有句俗话,就说是倒霉催的呢。于是啊,咱们这位拉副主席从椅子上就站了起来,抢过话筒:“这位记者先生,我想在这之前,你也应该看到新闻报道中说,我中共国的质检部门给三聚奶出具合格报告了吧?我们China国的三聚奶粉,都是政府的质检部门颁发了合格报告的。之所以毒奶能够获准颁发合格报告,是因为质检部门收了厂家的钱。因为大家警和匪都是一家亲了嘛,所以警就不抓匪,也当然就不允许老百姓为此上访,当然要掩盖,当然要抓人。”

哗,全场一片哗然。外国记者从没想到中共的领导同志今天会不打官腔,而且还说实话。这下子可有好的新闻报道了。

紧接一位外国记者又站起来提问:拉登先生,当初您做为一个杰出的恐怖分子领导人,现在却成为中共国的副主席,您对此有什么感想?拉登做垂泪状:“俺流浪了这么多年,终于找到组织了。”

又一位记者站起来提问:“拉登先生,您对达赖出卖中国领土怎么看?”

拉登怒道:“达赖?他用什么出卖中国领土?他掌握了中共国的实际权力吗?你的问题太天真了。因为只有掌权者才可以出卖领土,这个道理其实最浅显不过了。你手中没有权力,你用什么卖?就打个比方说,我说你这位记者出卖了中国领土,你们在座的各位肯定都要笑。是因为大家都知道,你没有掌管中共国的实际权力,你也出卖不了国土。你看像我江宰民大哥,那是在任期间,和俄罗斯签了个什么中俄堪分边界约定,卖了300多万平方公里给俄罗斯,还把法卡山卖给了越南,那才叫真卖国呢!就是小胡主席,他也不过是卖了东海油气田给小日本而已。跟我江大哥比,那他是小巫见大巫,不值一提。其实,最大的卖国贼非我江大哥莫数。古往今来,都不做第二人想了。谈到达赖,他算老几?”

一时间各国记者纷纷提问,拉登是有问必答,侃侃而谈,完全是他在基地时干坏事的作风,一样也不掩盖,有什么说什么。

话说老江正在电视前看记者招待会,老江看着拉登的发言,一时间竟两眼翻白,面如土色。心想可坏了,这个姓拉的小子,你可把我坑苦了,把我这点儿丢人事全都给折腾出来了,你这TMD不是在害我吗?你再说两句,把我给宋大妹子塞纸条这事再给说出来,我这张老脸就更没地方放了。老江赶紧回头招呼手下:“肇星啊,你得赶快带几个人过去,马上让这小子闭嘴!”

话说这边的记者招待会上,外交部发言人也急的头上冒汗,这拉登是副主席,官比他大的多,还主管外交,他可不敢得罪拉登,可是照拉登这样说下去,以后政府的脸还往哪里放?正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抬头看见肇星进来了,这下可来救星了。肇星立刻冲过去抢过拉登的话筒,“各位,今天的记者招待会就进行到这里了……”随后,上来几个人把拉登给架走了。

中南海里,江气的鼻子都歪了,“小胡啊,你说你出这馊主意,让拉登去管什么外交部,你说你这不是坑人吗?我这一世英名,全叫他给毁了。”胡心里想,你以为我不知道西班牙和阿根廷法庭判你有罪啊?你那是一世英名?臭名还差不多。

可是胡心里想的这些事情在脸上不能表现出来啊。胡就说了,“我要知道会尿床的话,那我就直接睡筛子了。那你说我能知道他拉登心里想的是什么,要说的是什么吗?他不光把你卖了,他把我卖东海油气田那事也给抖搂出来了,我也一样脸上无光啊。”宰民想了想,“要不,把这小子关起来吧,关到监狱里边去,省着他瞎说实话误事。”

胡在心中暗想,这些日子我也准备的差不多了,我的人马也都基本到位,可以接任副主席位置了。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拉登丢到监狱里去,省着西方国家总拿拉登当上副主席说事。想到这里,胡点头道:“也好。不过要抓他,总得有个合适的借口吧?”江冷笑道:“嘿嘿,把这事交给我吧,包你满意。”

当晚,拉登即被解除副主席职务。并以在记者招待会上泄漏国家机密罪为由逮捕,丢进了河南开封的监狱。这下拉登惨了,每日饱受酷刑折磨。风水轮流转,这拉登在风光了半年后,又从天堂跌回了地狱。

(未完待续)

三、

单说这一日,拉登在狱中正昏昏沉沉的,忽然听到耳边有人呼唤自己的名字。拉登抬起头来仔细一看,原来却是自己从阿富汗带来的保镖。拉登一时间又惊又喜,“你怎么会在这里?”

保镖轻声道:“老大,咱们在阿富汗的兄弟们听说你被中共扔进监狱,就兵分五路,前来救你。我是买通了狱警,先来给你通个风。老大,你保重身体,先坚持几日,兄弟们很快就能把你救出去。”拉登闻讯大喜。

不料一转眼就是六七天过去,解救拉登的五路兄弟竟没有半点消息传来。这日,拉登正在疑惑不安之际,却见那保镖面如土色而来。“老大,大事不好了。咱那五路弟兄,全军覆没了!”拉登大惊失色,“共军这么厉害?把我们的五路弟兄全都干掉了?”“不是啊,老大。”那保镖口打嗐声。“你听我慢慢说来。”

“咱第一路弟兄,走海路,打着索马里海盗的大旗,使得中共海军退避三舍。随后平安在上海登陆。弟兄们正在路上进发之际,经过一座小区附近,哪料想一栋13层高的楼,就那么毫无征兆的突然倒塌,当场就把咱那帮兄弟给砸死了一半还多。其余的弟兄刚要过去抢救他们,却被随后几辆从杭州开来的速度70码的跑车给直接撞死了,一个‘楼倒倒’,一个70码,就让咱那第一路兄弟,全军覆没了。”

“那第二路呢?”

“第二路兄弟就更惨,在广州登陆之后,乔装改扮成农民工模样,以免引起别人注意。哪料这群‘农民工’被误认成集体讨薪的,遭到一群城管和保安的暴打。大哥啊,那帮城管的战斗力太强了,咱那些训练有素的精英级恐怖分子也不是他们的对手。结果被打的落花流水,四散奔逃。好不容易熬到晚上,才把剩余的弟兄重新组织起来,又向前开进,结果经过当地政府门前的时候,被那里的武警当成上访的,又暴发了冲突。在双方惨烈的交火之后,第二路的兄弟也全军覆没了。”

“……”拉登简直要口吐白沫了。

“第三路弟兄,一路平安的在天津登陆,并向内地进发。不想一日经过一座大桥,桥头有个收费站,对方非要收费不可。兄弟们是来劫牢救人的,带那么多钱干什么?况且我们一向都是抢劫别人,怎么能被人抢呢?于是双方发生冲突,互有伤亡。好不容易兄弟们杀开一条血路,冲上桥来。哪料想,走到桥中央了,那桥却突然断裂,这一路的兄弟们全都掉到桥下,被水冲走了。结果第二天的报纸上,中共专家称那桥的质量绝对合格,是我们这一路的上百个弟兄一起跑过去,太重了,才导致那桥的断裂倒塌。专家还说了,要是我们这些人是一个一个人的摸过桥去,桥根本就不会塌!说桥塌了,是我们对桥的使用方法不对造成的。”

“豆腐渣工程害死人啊!”拉登大哭。“那第四路兄弟又怎么了?”

“第四路兄弟,从新疆那边穿越边境,一路向内陆而来。到了山西境内,竟被人给全体绑架,贩卖到煤矿和黑砖窑当奴工出苦力去了。因为和中国人语言不通,还因为当地警匪勾结,咱们基地想解救这些兄弟的希望也没有了。”

“天哪,天哪,这难道是奴隶社会吗?”拉登一时间竟然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第五路兄弟,在青岛登陆,一路无事。不想那日走到一个城市,随身带的食物吃光了。于是到超市了买了些食物,一边吃一边继续前行。哪料想,买的三明治里有毒,咱们的兄弟们吃完后腹痛,送到医院抢救又碰上假药,一下就挂了一大半。后来听说死的不光是咱们的弟兄,有毒的三明治还把韩国的一公使都给毒死了。幸存的几个兄弟借酒浇愁,结果那酒是掺了甲醇的。那帮兄弟喝完后感觉不妙,因为在河边,急切间想用河水解毒,哪想河水是重度污染的,结果毒没解成,却全都挂了。这一路兄弟,都栽在吃和喝上面,结果也是全军覆没。”

拉登听完后大叫一声,两眼一翻,昏厥过去,慌的保镖手忙脚乱的抢救。片刻,拉登苏醒,长叹一声:“我这些兄弟,都是经过训练的精英,想不到即使这样,在中国都能挂了,可见能在中国活下来的人,都是大命之人啊。老天哪老天,如此说来,我拉登是要交待在这里了?”

拉登心头苦闷,自此每日吐血不止,身体日渐衰弱。

保镖在一边安慰道:“老大你也莫急,现在就是急死也没用。你且放宽心,相信是车到山前必有路。我再找基地的兄弟联系联系,再想想其它办法。”基地组织在开了一个多月的会后,否决了无数办法。最终根据中国的国情,做出了靠行贿,花钱买命来救出拉登老大的决定。俗话说,过去是有钱能使鬼推磨,现在是有钱能使磨推鬼!这样,在一个多月之后,保镖花了两千多万美金,在政府,法院,监狱里上下打点,终于买得一个替身。这才把拉登成功换出了监狱。

随后的日子,拉登乔装改扮,辗转逃离中国,逃回了阿富汗。

在回到阿富汗半年后,拉登终因在监狱里积伤太深,不治。

拉登死后,遵照他的遗嘱,给他刻了如下的墓志铭:

这个世界上,最恐怖的事情不是死,而是在一个号称和谐的社会里,生不如死。

(全文完)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