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杨小阳]首页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杨小阳  >  时事
发生在猪国的故事

24026

发生在猪国的故事

作者:会飞的猪
 
 
我出生在一个叫猪国的地方。这个国家的民众有种权利叫做“生存权”,因为猪也有生存权,所以这种权利又被称为猪权,这个国家也因此被称为猪国。听说猪国外的大多数国家,都有人权,但猪国的领导认为猪国百姓素质低,不配享有人权,所以猪国人就只能和猪权作伴。而且我发现了更可怕的问题——猪国的所谓生存权,就是猪被养肥了之后杀掉再供给领导做美餐的权利。

当然,我和其它猪一样,生活在一个大围墙里。这个猪国有很多统治者,我们管他们叫领导,猪国的围墙就是领导们修的。因为他们修的围墙挡住了我们和外界沟通,所以我们把他们叫做“挡”,有时也写作“党”。当然猪国的很多国民,非常痛恨这个挡,希望有一天,大家能齐心合力把它给铲掉,于是,给这个挡起了别名,叫公铲挡。

围墙外面的世界对大多数猪国国民来说,很陌生。他们对国外的了解,仅限于从挡的喉舌遭殃电视台上看到的那些虚假东西。挡一直告诉我们说,外面的世界很危险,那些西方国家的民众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在等着猪国人去解放,只有挡领导下的猪国才是世界上最和谐最幸福的地方,只有挡的领导才“为人民服务”。并号召猪国人民要热爱猪国,热爱挡的领导。

虽然挡和领导把猪国描述的非常美好,可是猪国的国民多数买不起房子,看不起病,上不起学,听说最近火化都要好多钱,墓地也卖的很贵,死都死不起了。

而且,猪国人发现这些挡的领导不是在为人民服务,而是在为人民币服务。挡的这些领导,经常贪污猪国国库的钱财,抢夺普通猪国民众的财物和食物,强拆猪国国民的房子,而且,挡的领导们不光抢钱,还要包二奶三奶,多的有上百奶,结果害的猪国民众非常穷,很多猪都娶不上媳妇。很多领导在贪污了巨额公款后还逃到了“水深火热”的国外。这时很多猪才发现,国外并不像挡所形容的那样黑暗,反倒比猪国自由公正得多。

还有,最近经常看到有些猪会莫名其妙的死去,比如躲猫猫的时候撞死了,喝开水死了,睡觉死了,听说今天又有个冲凉死的。如此烦多的死法,使猪国人感觉到了有些震惊(请原谅是烦多而不是繁多,是因为对这些死法我们普遍比较烦)。一些有独立思考能力的猪把这些死法总结出来,办了个“每日一死”节目,结果大受欢迎。

挡的领导为了阻止猪国人看到外面世界的真相,同时也是为了维护挡的统治,就雇佣了几只庞大的部队。其中比较著名的有无毛狗部队,还有河蟹部队。

无毛狗和河蟹都是从笨猪中产生的,且经过阉割,一般脸皮都比较厚,所以对挡特别忠诚,对公正、民主、自由等先進事物具有特别的免疫力。无毛狗和河蟹都要归那个执政的挡来领导,它们是猪国国民的天敌。无奈的猪国国民只能从马勒戈壁引进了一个新物种,叫做草泥马,用以抵抗无毛狗和河蟹。可是即使这样,猪国国民的处境也相当悲惨,因为昂贵的草泥马不是每个猪国国民都能拥有的。

而我是一头叛逆的猪,天生具备独立思考的能力,我一直想飞。在经过种种异于猪类的努力之后,我终于学会了飞。现在我可以像鸽子一样在蓝天下自由的飞翔,这使得我很自豪。而且,我发现还有其它一些会飞的猪。

可是我刚学会飞的那阵子,飞行技术不是很高超,有一次我飞的时候不小心被猪国的河蟹部队逮到了。几只大小河蟹把我绑起来,关到笼子里,拷问我为什么要飞?我说我想追求自由公正的社会。一只大河蟹骂道:自由公正?一头猪还想要自由公正?你也不过就是一头猪,牛B什么?

更让本猪生气的是,这只河蟹不相信我会飞。当时我非常生气,于是说有胆量你把笼子盖打开,我飞给你看。河蟹当然不相信,哈哈大笑着打开了笼子盖,当时本猪虽然脖上套着绳子,可还是挥动翅膀飞上了天空。那河蟹显然没见过猪会飞,坐在那里呆了半天,最后嘟囔着说:就算会飞会翻墙也还是一头猪。

然后它问我,还有没有其它会飞的猪?并让我提供名单,我拒绝了。因为在这样的国度里,会飞是很艰难的事情,我不想害了其它的猪。后来,那些河蟹知道它们征服不了我,只好把我关起来。就这样,本猪因为会飞,被关了好几个月。折磨了几个月后,它们知道无法战胜我这头猪,只能承认它们连猪都不如。后来河蟹还是把我给放了,不过它们警告我不许再飞,否则弄死我。从那之后,我牢记教训,掌握了更高超的飞行技术,后来飞去了远方安身。

有一天,我又翻墙飞到了国外,和地球另一边一个国家的人聊了起来,那个人告诉我说,有个叫做酒瓶的东西,使猪国的挡非常害怕。后来,我终于在国外的一个网站,找到了这种酒瓶,原来这个酒瓶的全名叫做酒瓶公铲挡。从那之后,我就随身带着酒瓶防身。而且,我经常和其它会飞的猪配合,带着酒瓶,在网络上痛打无毛狗。我们打无毛狗并不是目的,是要让人们认清,无毛狗的背后是挡在使坏。

这天,我在猪国和一头笨猪聊天,聊天的时候,谈到了爱挡还是爱国的问题。

“我热爱我的猪国”,那头笨猪在挡的红尿布下面大声喊道。

“我呸,我爱猪国,可猪国它不爱我。我爱国,但不会去爱挡的猪国,不会去爱奴役我们的政权……”我正说的起劲,却不料被一只河蟹听到了。这只河蟹立刻爬到了我的面前,举起它的两个大钳子对我挥舞,“你不知道这是河蟹的社会吗?难道你找夹么?”

本猪忍无可忍,对河蟹挥起了酒瓶。看到酒瓶之后,那河蟹的眼里有了惧意,转过身逃命去了。后来我们意识到,酒瓶才是挡、河蟹和无毛狗的天敌。在这之后,众多的猪用酒瓶武装起来,联合对付这些夺了我们财产的可恶公铲挡。

过了不久,公铲挡终于被赶出了猪国,我们拆掉了那些围墙,不再做猪,重新拥有了做人的权利,从那之后,我们的国家不再叫做猪国,它恢复了原来的名字,叫中国。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4/17/10 08:40:25 AM
你让我说你啥好.........